「天空的飛鳥飛到那一方,只想有一個美夢寄他方……」Martin 啍着李克勤《後會有期》歌詞,想起了當年舉家移民楓葉國的舅父。他依稀記得舅父是港鐵中層管理人員,本身未符合投資或技術移民的資格;直至有天舅...

10:51 2020/01/21
創業奇情之「移民何價」